袁有妹

纪念馆
LV5

馆号:G5303693馆址:http://jn.huaien.com/g5303693/

加关注 复制馆址

公历: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

农历: 二零一九年 九月 廿五日

纪念主页 | 生平故事 | 回忆相册 | 追忆文选 | 祭拜记录 | 追思留言 | 祭拜大厅

袁有妹

您当前所在位置 : 袁有妹纪念馆 > 追忆文选

依顺母愿

2019-10-09 13:33 发表人:谦谦幼思

我的母亲是个很执着很坚强的人。父亲去世时,母亲还不到41岁。亲友们曾经极力劝她“下堂”,或者“招”个男人进来帮助抚养孩子。有亲戚甚至为母亲物色好了人选,听说对方也很乐意来我家帮助抚养孩子,这些都被母亲坚决拒绝。对亲友们的好意,母亲好言以谢。 有一次大舅父来看望我们一家,母亲对他讲出了心里话。母亲说:“半路里”夫妻很难相处,为了几个孩子不被人嫌弃,为了孩子们以后的前途,我决意守寡!”大舅父知道母亲是个很执着的人,既然母亲的态度如此坚决,也不再劝说什么。 有好心的乡亲们念记我们家缺劳力,见我母亲带着我们姊妹几个生活这样苦,也都找上门来劝说,一概都被母亲谢绝了。对于个别无理纠缠的男人,母亲毫不客气地开口大骂。从此以后,再没有人敢提起要母亲“下堂”的事了。 母亲在人前表现得很坚强,回到家记着里却时常暗暗落泪,有时甚至跑到父亲的坟头大哭一场。我小时候最怕听到母亲的哭声,每当这个时候,我们姊妹兄弟几个就会围绕在母亲身边,一边帮妈妈擦眼泪,一边说着一些劝慰妈妈的话。 “妈,我们长大以后一定让您享福。” “妈,我们什么都能干。” “妈,我会长大的,您看我又长高了。” 每当这个时候,妈妈就会轻轻的抹去眼泪,会心的点点赞点赞头。 “只要你们听话,好好读书,妈就知足了。” 母亲在父亲去世后一直没有“下堂”,她唯一的希望全都寄托在我们兄弟姐妹身上。我们兄弟姐妹也很听话,齐心协力帮助妈妈做家务,从来不向妈妈提出生活上的要求。 这时,二姐雪英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,回家后帮助母亲做家务。大哥很勤快,经常放学前后都要提着簸箕为队里拾粪。我每天都要提着小菜蓝到田野里、山坡上四处采摘野菜,解决家里的养猪饲料。尽管我们人小力气不大,但我们各尽所能,尽量减轻母亲的家务劳动负担。 就这样,我们一家人互相扶持,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。 母亲的行为受到了当地父老乡亲的普遍称颂,在附近乡村群众中也传实为佳话。 也就是在父亲去世后不久,有一天,妈妈从生产队开会回家,说要让我发朦读书,“二佬已经七岁了,再不发朦读书就迟了,妈明天就带你去学校报名”,妈说话时的口气非常坚定。 “妈,我不读书,我要在家帮你扯猪草”。 妈一听我这话,脸一下子沉了下来。 “这是什么话,亏你还是男孩子,扯猪草能有啥出息?” 上学读书,我心里早就想去了,只是看到妈妈这么辛苦,父亲又刚去世不久,我不想在此时给家里增加新的负担。 “妈,迟一点读书行啵?” “不行!队长说了,现在是新学年开始,现在不去读书又要迟一年。”妈妈的态度很坚决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 “男孩子要学文化,将来长大了干大事,妈妈不要你做睁眼瞎!” “妈,我听您的!”听到妈妈讲的这些话,我知道只有顺从她的意愿才是对的,便答应明天去上学。 知道明天妈妈要送我去上学,这天晚上我半夜都没睡着。或许是对即将开始的人生新旅程的一些兴奋,也可能是想起了不久前去世的父亲吧,此刻我的心里开始萌发对未来的美好憧憬……想着自己即将背着书包与小伙伴们一起去学校,想着将要安安静静地坐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,想着将来胸前戴着红领巾的模样,我的心情真的好激动! 但是,当我转念一想到母亲整天那样辛苦,我就恨自己太小,不能帮母亲什么忙,现在还要去读书给家里增添新的负担,我的心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不安。不知不觉地眼泪渐渐流湿了枕头。但是,我尽量忍着不哭出声来,生怕让母亲听见了为我担心。 这一夜,我辗转反侧好久都没有睡着…… “二佬!快起来,吃了早饭妈妈带你去上学。” 天亮了,母亲叫醒了我。我急忙起床,整理好自己的衣装准备去上学。 吃过早饭,妈妈牵着我的手,径直朝学校走去。 学校离我们家并不远,就在离我们家一里路远的新屋湾。说是学校,其实是以前的宗族祠堂。这是一栋在当地还算是比较大的青砖瓦房,一共有大小好三四间屋。里面住着三户人家,他们是在解放初期“土改”运动时当地政府分配给他们住的,中间的那间大堂屋比较宽敞,正对大路的一面没有门和板壁,在路上就可看到里面摆满了课桌椅,这就是我发朦读书时进入的学校! 这里以前我和小伴们来玩过,自然不感到胆怯。妈妈把我带到老师的跟前,登记了名字,交了两元钱的学杂费,这就算报名入了学。 “孩子以后全靠曾老师您的教导了”,妈当着我的面跟老师这样说着。 “您放心,您放心”,那个坐在办公桌边的男老师微笑着向妈妈点点头,算是作了回答。由于前来报到的人不少,老师一边招呼前来报到的学生和家长到办公桌这才是边来登记,一边在本子上写着,并没有具体和哪位家长多说话。 “以后要好好听老师的话”妈妈转身对我说。 “嗯!我知道了。” “妈,您就放心回去吧。” 我知道家里还有好多事等着妈妈去做,不想妈妈为我上学的事耽误太多时间,就催促她赶紧回去。妈妈先是犹豫了一会儿,见我对新来的学校并不胆怯,这才转身回家去了。 母亲走后,我的心情有些失落,尽管这里以前就来过,但那是以前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时偶尔经过,并没有太多注意学校里边的情况,也不太了解这个学校的老师,因此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儿陌生感。 这时,前来学校报到的同学越来越多,大家有说有笑,显得乱哄哄的。有的同学开始在操场上你追我赶地打闹,我猜想他们准是以前就在此读书的高年级同学,否则不会这么大胆。 我无心像别的同学那样只顾玩耍,想着即将开始的学习生活,心里不免有一点儿忧虑和不安,我急于弄清楚学校的真实情况,于是开始了细心观察……
发表追忆文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