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样的目光下 做着最有尊严的工作

2014/6/7 16:41:40来源:百度 访问量:359
关注 字号: 缩小字体 | 放大字体

 

  一个普通的“80后”大男孩,他用4年的时间,诠释着一份普通而又略显神秘的职业——殡葬化妆师。

 

  再鲜活的美好一旦失去生命,剩下的只是冰冷。殡葬化妆师,就是要让这种冰冷变得鲜活,让美好留存在送别人的心中。

 

 

80后小伙梁嘉城

 

  “80后”大男孩 吉林市唯一的殡葬化妆师

 

  让逝者得到最大的尊重,让生者得以宽慰。对于梁嘉城来说,这是他的使命和心愿。

 

  2日上午10时许,在吉林市殡葬服务中心,梁嘉城穿着一件灰色西服,披着一件大衣,憨厚的笑容让人感觉踏实。

 

  “今天比较闲,活不多。”梁嘉城搓着双手,见到记者有些拘谨。出于礼貌,记者与他握手,可梁嘉城却谨慎的缩了缩手,表情有些诧异。

 

  “一般人都不喜欢和我握手,毕竟从事这个行业,很多人忌讳。”梁嘉城说。

 

  梁嘉城,1985年生人,吉林市人,2007年毕业于民政部直属学校--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;吉林市殡葬服务中心唯一一位殡葬化妆师,吉林市唯一一位中级防腐师。

 

  2007年,梁嘉城毕业后,先是在广西上班。在2010年后,到吉林市殡葬服务中心上班。

 

  “我们大学有57名同学,现在仍旧从事这个行业的也就7人。”梁嘉城说,他们大学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也谈过。有些是毕业后根本没有从事这个一行业,不过多数人是因为受不了别人的“白眼”,而选择了离开。

 

  尽量还原逝者生前样子让生者释然

 

  “凝神静气,俯下身,清洁面部,眉笔细描、腮红轻扑、唇彩细抹。”这一系列轻柔动作,很难想象出自一位帅气小伙之手。

 

  “我服务的对象是逝者,要尽量还原他们在亲人心中的样子。”梁嘉城说,上学的时候他对殡葬服务并没有太多的理解。报考时母亲想让他考殡葬服务,于是他便听从母命。“母亲当时认为这个行业能有好收入,便让我考了。”梁嘉城说,他在实习的时候工资1400元,现在工资2000多元,与母亲的想象大相径庭。

 

  不过虽然工资不是期望的那样,但梁嘉城对工作还是很细致。他把不同的逝者分类,自己总结了4套化妆方法。梁嘉城说,如果逝者年龄不大,他会把脸色画得红润一些,并用浅色的唇彩。

 

  尽量还原逝者生前的样子,梁嘉城认为,这样才能让生者释然。

 

  对于这个行业,梁嘉城没有更多的评价。不过他认为,这个行业应该得到人们的尊重,因为他们可以让逝者有尊严的离开。梁嘉城说,对于每一位逝者,他都是一视同仁,每一次化妆,他都仔细认真。

 

  “至少要达到自己心里的目标。”梁嘉城说。

 

  4年来听到最多的话就是“谢谢”

 

  “有一次给一个逝者化妆,他们家人提供了一张老人生前年轻时的照片,家人希望能把老人化得年轻点。”梁嘉城说,那次,他化得格外认真,希望能尽量满足逝者家人的愿望。

 

  那一次,也是梁嘉城从事这个行业4年来最满意的一次,逝者的家属也很满意,还要给他额外的酬谢,但最终被梁嘉城拒绝。

 

  梁嘉城说,多年从事化妆,让他感觉很难的,就是当着家属的面化妆。有家属在,他就会紧张,他总是被逝者亲朋的情绪感染,感觉心里难受。给逝者化妆的时间大约在10分钟左右,可梁嘉城每次化妆下来衣服都会被汗水打透。

 

  “我最多一天给27名逝者化妆。”梁嘉城说,突发事件、正常死亡,什么样的逝者都有,有些支离破碎的遗体,不单要化妆,还需要缝合……

 

  提起第一次给遗体整容,梁嘉城只用了一个字:吐。不带任何戏谑、调侃。一个字,包含多少心酸、多少难以形容的滋味。

 

  “更难的是给年轻人做化妆,让人揪心。”梁嘉城说,特别是孩童,小小的身体孤零零的躺尸车上。“他们本不该在那,实在太残忍了。”梁嘉城说。

 

  从事这个行业4年来,梁嘉城被更多的逝者家属所理解和尊重,他说,他每天听到最多的话就是“谢谢”。

 

  亲属不让进门必须先洗澡后才能进屋

 

  说起殡葬化妆师这种职业,梁嘉城并没有让人感觉有多么“特殊”或者“难以启齿”。不过世人的一些异样眼光,却让他总能感到自己的“特殊”,也让他在与人相处时更加小心,生怕引起别人的忌讳。

 

  “我有个亲属,知道我这个职业后,每次去他家都要让我洗澡才能去。”梁嘉城说,那次去这个亲属家,亲属直接在问他洗澡没有,然后从门里扔出一个浴兜,告诉他洗了澡再回来。

 

  梁嘉城并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去洗了澡。洗完后返回亲属家,在门口说了声单位有点事,就直接走了。

 

  “这些都习惯了,你的职业就是这样,人家不理解也正常。”说起这些,梁嘉城只是简单的笑了笑。

 

  脱下工作服,梁嘉城和很多“80后”一样,打扮休闲而时尚,平时他多数时间是独处。

 

  梁嘉城平时每天早上4时30分上班,因为东北民俗的关系,到了中午时分,就没有什么活了。

 

  由于父母在白山市,他吃住都在殡葬中心。每到周末的时候,他也不外出,就在自己的宿舍里上网、听歌、打游戏。

 

  相亲时 女方一听他职业直接说拜拜

 

  虽然梁嘉城参加工作也有段时间了,可他却一直没有对象,为此家人很着急,母亲给他介绍了好几个,可一直都没有成功。单位的同事也纷纷给他介绍对象,可仍旧不成。

 

  “人家一听我的职业,直接就拜拜了,连下文都没有了。”梁嘉城说,近段时间他一直在相亲,给自己相的都有些神经质了。

 

  他打算先等一段时间,相信总会遇见有缘人。

 

  “我有个高中同学,之前一直有联系,关系很好,后来知道我的职业后,结婚都没有告诉我。”梁嘉城苦笑一下说,他希望自己能多和外界接触接触,多一些朋友。

 

  “谁家要是有喜事,我们同事都愿意去,热闹热闹。我们在这就是少了点人气。”梁嘉城说。

 

  记者手记

 

  事有必至,理有固然,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常态,装殓收葬、告慰逝者是人之常情。

 

  像梁嘉城一样,殡葬化妆师是坚守在生命的终点为逝者送行的人,他的职业特殊而神圣,平凡而崇高。

 

  从克服内心的恐惧、胆怯、害怕,到镇定、从容、淡然,转变的背后是一个殡葬服务者对生命认知的不断深化,和对自身职业价值的逐渐肯定。虽然梁嘉城对工作说得轻描淡写,但他的神情却掩藏不住内心的激动,流露出了这过程中的艰难和曲折。

 

  亲友的排斥、异样的目光,他们一直在默默承受,保卫着生命最后的尊严。

标签 标签: 化妆师 殡葬
已有 0 条评论,共 0 人参与发表评论:
登录 | 注册 米诺 | 退出   匿名
最新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
怀恩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