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公祥 纪念馆

LV0

馆号:10509003馆址:http://jn.huaien.com/y10509003/

农历: 九月 初四日

公历: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

加关注 复制给朋友

纪念主页 | 馆简介 | 回忆相册 | 追忆文选 | 祭拜记录 | 追思留言 | 祭拜大厅

怀念父亲

2020-10-09 10:59 发件人:王氏宗祠

wangzhezhifeng 怀念父亲 2012-04-02 15:59:35 12 纪念文学 怀念父亲 草枯草绿,年复一年。转眼又到了清明节,因依了农村一种很多年以来的一种孝俗,那就是凡三年之后有故去的人家,后人必要在清明前夕上坟,这也应了中国儒家思想的精髓,今年因工作没有回家上坟,写下这篇文章以祭奠父亲。曾写过很多很多关于父亲的文字,痛到不能写。所以到如今,也没有一篇像样的纪念父亲的文字,这又让我痛,不可抑制地痛。于是,试图用我稚嫩的笔写下对父亲深深切切的思念。写就这篇文字时,心在泣血,泪盈满面,可是任凭怎样,父亲的离去即成事实。 七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 父亲离开人世的日子是公立2005年11月27日,农历2005年10月26日。病体缠身的父亲没能挺过73岁的生死关口,告别了他挚爱的亲人和挚爱的世界。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七年了。七年,泪水似乎已被风干,思念却疯长心田。风在窗外拍打着我的神经,窗外一棵一棵的枯木,一朵一朵散落的乌云,一片一片纷飞的清雪,阵阵寒意,泪湿衣襟。“孩子,你幸福吗?”昨夜,父亲在梦里这样问我。 在这七年的时间里,还时常想念我的父亲,时常在梦中和我亲爱而又祥和的父亲交谈,醒来已是泪湿面颊,而我也宁愿让自己继续在梦寐里沉沦不愿醒来,恍若觉得父亲就在自己身边,期冀一转身还会看见父亲的身影,可是,这一切终究不再,清楚的知道自己再也听不到父亲的谆谆教诲了,那些在往日听来稍显罗嗦的话语,在如今却成为自己万般希望听到的。 在我青年时期,我对父亲是叛逆的。或许,一个人要等到自己做了父亲,才能真正理解自己的父亲。父亲离世后,我便陷入深深的内疚中。我经常默默地坐在桌前,想写点关于父亲的文字,可是,每当此时,我又不忍回忆往昔。脑子里全是幻象,父亲变成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幻影。 父亲一生为工作、为家人操劳,。父亲走了,带走了对我们深深的挂念,父亲走了,留下了我们永远无法偿还的歉疚。要是父亲还活着,今年已80岁高龄,正是儿孙满堂、颐养天年的时候,可老人家现在独自躺在一个冰冷的墓穴里。 父亲退休前教育战线上工作,他一生朴实正直,清白做人,勤恳敬业,工作特别出色,父亲一生经风历雨,坎坎坷坷。由于家庭出身不好,父亲经常是那个年代“运动”的对象,但不管逆境还是顺境,父亲总能笑对生活。”父亲虽遭遇 “文革”等坎坷,却领着我们一步一步坚强地走过来了。他总是严格要求我们,对我们也十分疼爱,在四个儿女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。他清白正直,诚实坦荡的人格魅力、勤恳敬业的工作作风也影响着我们的工作和生活。他对我们的教诲点滴于心,他留下的家风,我们将受益一生,并将世代传下去。 他爱家,爱我们,父亲有着苦难的童年。父亲七岁时我奶奶就去世了,我爷爷后来又为我父亲娶了一个继母,在战乱的年代,在战乱时,这个继母想把我父亲和姑姑扔到离家10里外的地方,当时父亲七岁,姑姑四岁。战争过后,被一个好心人送回来。 点点滴滴,父亲的脸就在我的眼前,父亲关爱又将我包围,那股刻骨的痛又在让我泪眼婆娑,我知道,父亲在天堂看着我,对我笑。他最怕看到我们哭泣的样子,他最怕自己的孩子不幸福。于是,我擦干眼泪,笑对父亲说:“父亲,我们很幸福,妈妈也很幸福。你一定要记得幸福哦!”   父亲的童年是在饥饿里度过的,吃饱对他来说是奢侈的事情。面对一碗萝卜汤,他从来都不敢挑剔,他张开大嘴,幻想是一碗山珍海味,只顾往下猛灌。因为他明白:喝了汤,他就能将生命多延续一天,活着总会有希望的。一个麦麸做的窝头,一口野菜,一个烧熟的土豆,一个玉米都会让他感到异常的兴奋和激动。   饥饿折磨着这个时代里的生命,人们为能吃到一顿饱饭而激动,人们为能吃到一口馍馍而流泪。腰带松了,使劲的勒紧,只是想让饥饿不再那么难受。饥饿饿哭了小孩,饿坏了大人,饿倒了老人,饥饿的人们使劲的在暗夜里抓,抓破了肉体,抓烂了灵魂,人们使劲逃离,挣脱。 在父亲生前,自己甚至一句听父亲抱怨的话语都没有听到,坚强的父亲就那么默默的承受了在常人看来那么不堪的痛苦,我知道,父亲是怕自己的呻吟会让自己更加的心痛。   在父亲离开的日子,我不可遏止的每日泪盈双眼,心痛的无以复加,在自己几欲晕倒的时候,看见妈妈已经伤心到没有泪水的脸,蓦然惊醒自己还要照顾妈妈。看着妈妈颤抖的身体,我强制自己不再去哭泣,告诉妈妈:还有我们,你的儿女,以后的生活女儿会接过父亲的担子,是决计不会让妈妈再为生活所累的。     父亲……父亲……您在天堂还好吗?父亲,您在天有灵能听见儿的泣血呼喊吗?父亲,从此以后,儿只能让父亲这个称呼如鲠在喉了。     父亲,您在天堂寂寞了,就一定会来梦中与儿相会的是吗?事已至此,这是儿对您唯一的要求,只盼可以与您在梦中时时相见,父亲,儿真正的长大了,您尽可以在天堂安息。父亲,您解脱了,您在天堂的日子再没有病痛的折磨了。     父亲,安息! 儿泣叩拜 2012年4月2日
我要发表文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