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佑元

纪念馆
LV0

馆号:10528503馆址:http://jn.huaien.com/g10528503/

加关注 复制馆址

公历:2021年12月4日 星期六

农历: 二零二一年 十一月 初一日

纪念主页 | 生平故事 | 回忆相册 | 追忆文选 | 祭拜记录 | 追思留言 | 祭拜大厅

韦佑元

您当前所在位置 : 韦佑元纪念馆 > 追忆文选

此去经年顺利长久

2021-11-17 17:22 发表人:7836385

今天是我的母校组建69周年的特别日子,母校的成就无需在此说道。说说今天,很是巧合,这一天是我的法定生日(身份证上的出生时间,实际上可能有出入),也是我的直接上司的生日。今年今日,还有一个需要特别强调的是:我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一百天。 俗话说:百日弹指间,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父亲生于1927年农历6月19日,查万年历是公元1927年7月17日,星期日。父亲是一个标准的农民,解放前帮地主干过活。听他说,其实地主对他也挺好的,也较信任他。解放后,积极参加土改活动,要求进步。1953年即加入了光荣的中国共产党。2021年7月1日建党100周年取得了入党50周年纪念章。这也是他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。父亲没有读过书,只是解放后上过当时扫盲的夜校,但他勤奋好学,也能写一些简单的文字。当过生产队队长、会计,大队护林员等工作。八、九十年代,自家的春联他都是自拟后叫人书写,读起来也像模像样的。以他聪明的头脑,加、减、乘、除都精通,还会打算盘。记忆力、口算能力我们年轻人也比不上他。生产队称稻谷,十几担称下来,他不记录都可以事后回忆下来并报出总数量。丈量土地,计算不规则地块面积,他也懂通过割补办法处理,对于一个没有上过学的人实属难能可贵。他85岁那一年,他看到我从地摊买回的一册医书,爱不释手。他读得很慢,每天消耗大概两三个钟的时间,也只看了三、四页,但对所读的内容,牢记于心。他甚至说了如果他还年轻一定要学医那样的话。于是,待到他回乡下老家时,我将那本书给他拿回去。2014年底,父亲大病了一场,从家乡镇中心卫生院转入县第二人民医院,每天挂数瓶药水,也不见好转。每天医生查房他就显得特别紧张,因为他知道又到打针的时间了。他几十年来都很少打针吃药的,身体一直很好。就是偶然有头疼感冒之类,他都是捱捱就过去了。住院第三天半夜,他突然对大姐说:他要吃马铃薯。我们很是吃惊,以为他迷糊了。现在想起来,原来那本医书有介绍马铃薯对养肺的药用价值。当时肺积水两升以上,呼吸极其困难了。他坚持要回家,把我们几个子女都骂了。由于还没有查到病因,我们怎么能够让他出院呢,但我们拗不过他,他一生的性格就是他说了算的。我们几个商量,让他回家吧。于是我跟主治医生反映,医生也无可奈何。医生说医院的救护车是不会送病人出院的,特别是查不到病因的重病人。医生给了一个社会车的电话,叫打电话找车吧。于是马上打电话叫车,收拾行李等。当天不再打针,他知道可以回家了,精神状态明显好转,我们都以为是他硬撑的。到了村中路口,他自己拿拐棍慢慢走了约1里路回到了家。当时我也是气头上,简单交待下就赶回打工的地方。不承想,约1个星期后打电话回家,他病况明显好多了,这真的是一个奇迹。现在回想起来,如果坚持在医院住下去,十有八九过不去了。就这样又过了七年,这一次他自知捱不过去了,对我们说“冇条柜了”。今年过了清明,过了母亲节,过了端午,过了父亲节,过了建党百年纪念日,又过了中国的爸爸节(八月八日)。直到八月九日上午九时二十分,弟弟给他喂了两小口粥水,他摆摆手意思是吃不下了。于是弟弟给了打了约十分钟的电话,电话后回去看已经去了。父亲的一生,是苦命的一生。每想及此,我的心好痛。 在今天这个日子,好想认真写一写父亲。但由于文化水平,胡言乱语几句算了。愿父亲在天有灵,保佑我们:此去经年,顺顺利利! 2021年11月17日下午4时35分于南宁
发表追忆文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