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晨振

纪念馆
LV5

馆号:5041013馆址:http://jn.huaien.com/g5041013/

加关注 复制馆址

公历:2021年5月9日 星期日

农历: 二零二一年 三月 廿八日

纪念主页 | 生平故事 | 回忆相册 | 追忆文选 | 祭拜记录 | 追思留言 | 祭拜大厅

欧阳晨振

您当前所在位置 : 欧阳晨振纪念馆 > 追忆文选

黑色的纱

2021-05-04 13:13 发表人:欧奕

黑色的纱,白色绢花,还有明灭的烛火,摇曳,冷寂。一室清冷,没有往昔的欢娱。2008年5月12日,惊天咆哮从四川远播华夏大地。快速的集结,生死驰援。一切都似发生的那么突然,却又那么的仓促。时隔七年后的今天,我又忆起的是你那淡淡然的面容。七年了,七年前的匆匆道别,七年后的斯人已逝。宛若留恋的气息,久久未曾离别。是员工心中擎天的巨柱,面对任何险境都能化险为夷;是亲人眼中的好父亲、好丈夫、好儿女;是贫穷人心中暖心的贴心人,总能带给他们希望;是彼此最知心的文侣伴友,相携走过十几载的悠悠岁月。岁月凝固了时间的痕迹,却还是能够忆起七年前的点点滴滴。是花开的娇艳,是盛夏的炎热扑面而来。每一次的淡淡皱眉深思,每一次的挥毫泼墨在江南的梅雨时节。天性淡泊,看淡的一切事情,好似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中。七年前走入汶川灾区,七年后却是无法踏入那片土地。学社、父母、子女,牵绊的东西太多太多,让我只能止步在你出发的原点。七年前的五月十五日,是肃穆的人群,沉默的人们,而我,只能在心里低低的哀泣。从未想过,一场大的灾难过后,竟是从此的阴阳相望。当天堂和凡尘的距离那么那么的近,却依旧没法触摸到一切。年年的轮廓依旧,却再难描绘出彼此的容颜。年年遥望的西南方向,而我,却不敢轻易的踏入。风中的连理轻摇枝叶,而我却再难回到曾经。以为一切都不会发生,却不料竟是这样的突然。自2008年后的每一天,每一年,年年的铺陈叙笔,年年的黑纱挽臂。当思念渐渐变得圆润,不再苦涩时,是否就会遗忘?孔明灯,你说过,一个紧系你,一个紧系我,而你我,此生无悔。无悔的似水年华里,有幸遇到你为我遮挡一切。曾经以为一切都可以实现,却不料竟是如此艰辛。
发表追忆文选